歡迎來到上海仝薪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官網,上海網站建設公司、上海網站制作公司、微信網站、上海競價托管公司
咨詢,就免費贈送域名與服務器,咨詢熱線:13761675098當前位置: 内蒙古快3开将结果 > 建站知識 > 網站建設知識 >
聯系我們
電話咨詢:13761675098
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地址: 上海市金園一路1118弄

内蒙古快3统计表:付費訂閱占總收入95%!這家法國媒體,可能代表了10年后的行業趨勢

内蒙古快3开将结果 www.oezinm.com.cn 作者/整理:admin 來源:互聯網 2019-05-22

站長之家(Chinaz.com)注:本文已獲得騰訊傳媒全媒派授權,如需轉載請聯系原作者。

10 年前,法國資深媒體人Edwy Plenel聯合著名記者François Bonnet,Gerard Desportes,Laurent Mauduit創立了Mediapart——一家特立獨行的調查媒體:不要補貼也不要廣告,完全依賴訂閱。

在此基礎上,Mediapart不僅實現了盈利,還開發出“記者+讀者”的內容產出模式,頻頻爆出大新聞, 2010 年曝光歐萊雅集團繼承人貝當古(Liliane Bettencourt)在法國總統薩科齊競選前為他秘密捐贈, 2012 年曝光財政部長卡于薩克(Jérôme Cahuzac)的秘密瑞士銀行賬戶,兩樁新聞讓Mediapart聲名鵲起,也在創立第三年達到收支平衡,隨后實現了盈利和訂閱數的穩步增長。

左:薩科齊 右:貝當古

3 月 16 日,Mediapart剛剛舉辦了 10 周年紀念日活動,Edwy Plenel宣布,Mediapart每月獨立訪客達 470 萬,付費用戶超 14 萬人, 2017 年收入超過 1370 萬歐元,較 2016 年增長了20%,凈利潤達到 220 萬歐,連續 7 年實現盈利。

Mediapart2017 年財務情況(來源:Mediapart)

如此特立獨行的商業模式何以支撐Mediapart媒體發展?本期全媒派(ID: quanmeipai)帶來芝加哥大學商學院的研究報告和創始人采訪,一解Mediapart的成功秘辛,以及靈魂人物Plenel的背后故事。

  • Part 1:法媒生態

  • Part 2:Mediapart發展史

  • Part 3:“付費only”商業模式

  • Part 4:“記者+讀者”內容生產

  • Part 5:Edwy Plenel十問

Part 1:法媒生態

自 1789 年《人權宣言》提出“思想、言論自由”到二戰后的 200 多年時間里,法國媒體先后經歷了“獨立—附庸—再獨立—再附庸”的過程,到二戰之后,才因為報道獨立重新收獲好評。盡管如此,當時的法媒依然享受著法國政府的經濟補貼,完全的獨立報道無從談起,甚至很快影響到了編輯政策,法新社總裁Lionel Fleury譴責部分媒體淪為政府宣傳的工具。

20 世紀 80 年代之后,政府開始為因商業電視興起而遭受損失的紙媒發放補貼,調低報紙增值稅稅率,在印刷業、郵政和紙張成本上都下了血本,截止 2015 年,補貼金額高達 7700 萬歐元,同時,媒體廣告業務也極其依賴政府,從國有企業和政府部門得到廣告業務。當然,政府支持能夠讓從業者受益,比如一張記者證可以享受公共交通 7 折優惠,然而,在此情況下,新聞獨立如同天方夜譚。

在全球新聞自由組織 2016 年公示的全球媒體排名上,法媒排名第 45 位,跌至冰點,甚至次于美國(41)、布基納法索(42)、博茨瓦納(43)和特立尼達和多巴哥(44),多數歐盟國家(包括荷蘭,瑞士、奧地利等)均進入前20。“一方面,媒體與政府過從甚密導致新聞獨立性受損,而政治經濟?;丶又?,也導致了記者時常因報道政治會議遭到攻擊。”法媒的公信力急速下跌, 2016 年,愛德曼信任度調查機構發布調查結果,僅有38%的人信任媒體。法國人比別的國家更需要一家獨立敢言的新聞機構為其發聲。

2006 年,Mediapart醞釀前期,法媒大致分為四大陣營,國家級日報( 11 家),本地日報( 54 家)、周報( 45 家)、小眾和專業雜志( 11 家),有調查新聞板塊的傳統媒體如《世界報》、《費加羅報》和《自由人報》訂閱量排名依然在持續下滑,獨立報道和數字改革過程極為曲折,獨立的調查新聞似乎蒙上塵埃。

在當時的情況下,四位資深媒體人誕生了創立一家獨立的純數字調查新聞機構的想法。

Part 2:Mediapart發展史

談Mediapart的成功,就不可避開Edwy Plenel。這位媒體人在法國《世界報》任職時間長達 25 年,曾任記者、評論員,離職前是《世界報》,就職期間挖出了不少政治、經濟丑聞事件。隨后創辦的Mediapart顯得叛逆又先鋒,盡管已經是法國調查新聞屆的一朵奇葩,但獲得如此成就也并非易事。Edwy Plenel近期接受全球編輯網絡CEO采訪時透露:“為了創立Mediapart,我已經負債了十年,還好, 2017 年 12 月,我還清了最后一筆借款。”

創始人之一Edwy Plenel

故事始于 2006 年底到 2007 年初,Edwy Plenel聯合其他三位媒體老將攢起了一個新興新聞項目,一家完全基于互聯網的獨立媒體。

他們給這家媒體起名Mediapart,是媒體“參與”(participative media)也是媒體“分離”(media apart)。

隨后的時間里,初始團隊尋找技術支持完善項目商業模式,籌措資金,形成“ 4 名創始人+ 2 名投資人+Mediapart的朋友協會管理人”(la Société des Amis de Mediapart為媒體籌集資金)的 7 人初始格局,前 6 人占股60%,始終處于Mediapart的核心位置,朋友協會和其他投資人占40%,以確保媒體保持獨立性和專業性。

Part 3:“付費only”商業模式

2007 年的法國媒體,沉浸在初嘗內容付費的失敗中,堅信絕不會有人為內容付費。但Plenel和他的團隊為了讓新聞脫離對廣告和補貼的依賴,實現真正的獨立,決定完全依靠讀者付費以支持媒體發展。

Mediapart 新聞編輯室 2012

建立之初,團隊要招進 24 名記者保證內容產出,加上技術和市場團隊,每年需要350- 400 萬歐元才能維持正???。如定價每月 5 歐元,則訂閱壓力太大,而 15 歐元又實在太高,最終團隊將價格定在 9 歐元,卡在用戶對兩位數( 10 歐元)的心理接受范圍內,同時對學生、低保者和求職者定價 5 歐元,對有資助意愿的用戶定價 15 歐元,第一年設定目標為 1 萬訂閱用戶(實現收支平衡需要達到 5 萬用戶)。

然而在初創時期,Mediapart的資金捉襟見肘,當務之急還是要尋找合適的投資,當時,付費新聞的處境何其艱難,投資人的想法也是如此。于是 5 位主創借款132. 5 萬歐元,另外兩名投資人說服曾經的合作伙伴,獲得兩家公司各 50 萬歐元投資,據Plenel所言,之所以說服投資成功,一是因為(投資人)對信息自由和多元化的期待,二是他們做了一場新的網絡盈利模式的商業實驗。

隨后Mediapart發動了個人的親朋好友,籌得 46 位獨立贊助人的 50 萬歐元資金,這 46 人成為了Mediapart的朋友協會的初始會員,協會主席同時在Mediapart董事會任職。一方面解決了初始資金問題,另一方面, 46 人以非股東身份加入,幫助Mediapart減少了部分納稅份額。

最終,在“捐款+投資+朋友協會”的基礎上,Mediapart籌集到初始資金約 290 萬歐元。

Plenel太希望能一炮打響了,比如初期便發布五六篇獨家重磅新聞,“至少,我們也要像真正的報紙一樣”。于是網站打出“無廣告、無津貼”的“獨立宣言”,只有付費訂閱的才是Mediapart的讀者,隨后開始了每天不少于 5 篇的高質量內容輸出。

為了維持初始三年的開銷,Mediapart開始擴大資金來源,過程很順利,朋友協會甚至迎來了不少圈內名人,公關公司Publicis總裁Maurice Lévy.,哈瓦斯通訊社總裁,財政部長卡于薩克的特別顧問Stéphane Fouk。

有人質疑其資金來源影響了報道的公正,Plenel卻毫不避諱,他們的確投資了,那又如何?在有限范圍內,我們依然可以保持獨立。在他看來,Mediapart最需要對“朋友”負責的,是在法國媒體版圖上畫上一筆,證明網絡媒體也可以產出影響全國的優質調查報道。

還好,負債三年,Mediapart終于在第四年迎來了收支平衡并開始盈利, 2017 年是Mediapart實現盈利穩步增長的第 7 年,從損益表中可以看到,訂閱收入占了總收入的95%以上。

Mediapart 損益表 2008—2016

Mediapart向法國甚至全球媒體證明,不依靠廣告和補貼,獨立的優質調查報道不止發光,也能盈利。

Part 4:“記者+讀者”內容生產

Mediapart計劃,每天發布 5 篇新聞,隨著團隊的成長逐步增加內容。

事實上,Mediapart頻頻產出大新聞離不開“記者+讀者”的俱樂部模式。在Mediapart的網站首頁,有一個專門的俱樂部板塊,主要發布讀者產出的內容。

Le club

Mediapart每月收費 11 歐( 2016 年調整),較高的訂閱門檻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讀者篩選的作用(《紐約時報》月費為每月7. 5 美元,《華盛頓郵報》月費為每月 10 美元)。俱樂部不僅是讀者的博客陣地,還是一支Mediapart調查新聞背后強有力的媒介參考隊伍,包括巴基斯坦軍火交易、薩科齊與卡扎菲秘密交易、足壇維基解密事件等新聞都是在讀者與記者合作之下挖出的。

足壇維基解密

Part 5:Edwy Plenel十問

對話全球編輯網絡CEO Bertrand Pecquerie

1. 10 年了,現在的Mediapart怎么樣了?

我負債了 10 年,去年底還清了最后一筆借款。現在的Mediapart有 14 萬訂閱者,每月 470 萬獨立訪客, 85 名員工,去年是我們盈利的第 7 年,盈利額達到 1370 萬歐。

我們的成功,關鍵在于信任。我們從不會把訂閱者稱作讀者或用戶,幸好他們信任我們,哪怕在我們也動搖的時候。

2.Mediapart定位是大眾還是小眾媒體?

起初,我們對標的有三家報紙:《世界報》、《費加羅報》、《自由人報》,以及三家雜志:《快報》、《法國觀點》、《新觀察家》。

也不是沒有信心,只是堅信相較于紙媒,數字內容能讓記者們更好地發揮,我們真心認為,唯有互聯網才能帶來參與度,才能連接起公民與記者。

3.盈利從哪兒來呢?

既然拒絕了廣告和補貼,我們95%的收入都來自于付費訂閱。我們平均每年的用戶增長超過 1 萬,這讓我們可以做一些有價值的投資。(比如信息安全處理軟件Tails)

4.如果付費墻導致用戶流失,Mediapart的商業模式還能持續嗎?

你錯了,付費不是一道墻,而是人人都可穿透的羊皮紙,這里是一些關于Mediapart的事實。

  • Mediapart的訂閱者組成俱樂部,而俱樂部的內容完全向公眾免費開放,部分文章閱讀量上萬,且不完全來自于訂閱者。

  • 訂閱者可以隨時放棄某一訂閱內容轉投別家。

  • 網站的直播視頻也是為了吸引訂閱, 2017 年采訪總統馬克龍的視頻帶來了 3000 位新用戶。

  • 以及,我們知道怎么起個好標題,按下讀者的付費“多巴胺”按鈕。

  • 以上任何一個因素都不能孤立存在,正是因為上述原因,我們才能建立起一個訂閱用戶社區,未來還將持續。

5.歐洲媒體的未來呢?

在法國,國家資助成本超百萬歐已是一個丑聞,導致對新入局者,如對于Mediapart的排擠,還會形成如去年一般,權力中心與媒體之間的不當關系。公民交了錢,卻在其它地方創造財富。

整個歐洲來說,我也反對私人企業如谷歌、Facebook和蓋茨基金會對媒體的捐助。以《世界報》非洲版為例,它同英國《衛報》和西班牙《地方報》一樣,都接受了基金會的大額資助。那么,以補貼起家的媒體會給我們帶來什么呢?何談獨立報道,為讀者與新聞多樣化服務?

2018 年,獨立新聞會像小魚一樣,在渾濁的大海里與巨鯊相伴,謹慎前行。我們當然希望能打敗這些巨鯊,但首先,我們要凈化這片大海啊。這也是政府和歐盟需要承擔的責任,不過很顯然,他們現在沒有這樣的決心。

6.全球戰略呢?

早些年,我們雖然和一些外媒保持不錯的關系,但依然想一心撲在法國內部。后來也開始改變,拿出總資金的10%作為投資, 2013 年投資了西班牙獨立媒體Infolibre,以及歐洲調查新聞聯盟(EIC)。簡而言之,我們不再視自己為弱者了。

7.積極的全球戰略?

如果德國、英國和美國團隊有要求,我會投資,前提是這些團隊達到三個要求:強大的編輯文化,強大的調查新聞文化,以及對所處時代的使命感。

8.Mediapart是一個獨立媒體實驗嗎?

我們是要和媒體巨頭的利益相對抗的。

2016 年我們報道了薩科齊與卡扎菲的交易丑聞,甚至可以被懷疑是利比亞戰爭失利的原因之一,但未被《紐約時報》采用。這或許已成為 21 世紀以來最大的丑聞,部分媒體卻視而不見,哪怕已是證據確鑿。

9.對荷蘭《記者》(De Correspondent)的會員制感興趣嗎?

我們此前有過溝通,面見了兩位創始人,但美國負責人Jay Rosen暫時沒有給我們回應。無論如何,《記者》還是太像雜志了,調查新聞并非其核心。不過,《記者》的確是生產的眾包新聞(即Mediapart倡導的Participative Journalism)。

10.法國大選期間說了太多次“反假新聞”立法,這是個正向發展嗎?

小心有陷阱!歷來政府都是希望打擊信息攪局者的,一旦立法,總理可以處理假新聞制造者,同時也可能讓調查其利益的調查新聞閉嘴。“反假新聞”立法是把雙刃劍,我們必須要謹慎。

2018 年,Edwy Plenel,這位一心想做獨立調查報道的媒體人已經 65 歲了,此前他曾打算 2017 年就退休,但現在他說:“退休計劃失敗,Mediapart還需要我。調查新聞的火炬會傳遞下去,只不過會晚一點。

一如他在 2013 年接受英國《獨立報》采訪時,被同行評價為“暴君”的回應:“我不是多管閑事,也不是法官,更不是受政治利益驅使。只因為我是記者,熱愛挖掘真相,而已。”